纪柯

一条老咸鱼

早上起来困兮兮摸出一把梳子,梳了一半可能又睡过去了……
啊……两个老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升天】

不行这个点了撸不动了,有空再接着画吧。
咸鱼死目。
有没有太太产小狐三日粮啊……坑底咸鱼要饿死了……自割腿肉不好吃呜呜呜……

自制表情包。

我家李白才没有这么软萌!【你】

其实是看见一个太太的【别摸我尾巴】那张图衍生的脑洞hhhhhh

【叶黄】国王游戏(R)

#叶黄#


小学生文笔


OOC请注意


“我靠老叶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身衣服可真够逗的这么嘲讽的人居然穿了水手服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黄少天指着叶修笑得全身颤抖,结果平衡没有掌握好重心一移差点摔倒,这才吓得安稳站好不敢乱动。

 

叶修扭头看了看刚刚还指着自己狂笑的黄少天,无奈挑了挑眉。看着人身穿制服黑丝脚上踩着一双十厘米多后跟又尖又细的高跟鞋,而且穿上去就下不来了只能在那儿老老实实安安稳稳靠着墙站着,一步都不敢迈,心里想笑但是脸上还得故作镇定安抚着快要炸了的黄少天。

 

“少天啊,踩着这么危险的东西你就别乱动了,省的一会一不小心再摔着了。”说着相当不习惯地扯了扯身上水手服裙子的下摆,朝靠在墙边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人走了两步。

 

“我现在打你你都没发还手……”意思意思瞥了一眼人颤颤巍巍的高跟鞋,又抬抬腿示意人看自己的普通平底鞋,轻笑“少天大大还是老实点吧。”

 

 

 

又是一年的五月。

 

最开始可能只是巧合般的相遇,然后本着联盟爱意思意思给人过了一个生日。一碗长寿面,几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菜,再加上对坐在一张桌子旁的两个人。

 

没有蛋糕没有礼物,一方有些惊讶地喋喋不休着看着人慢条斯理地吃着面条,外加有些抱怨地埋怨人居然不告诉生日,以至于现在巧遇才措手不及准备一个寒酸的生日贺。而另一方却安安静静眯着眼一口一口吃着东西,完全不在意耳边连珠炮一样的声音。

 

一刻开始的惊讶与错愕随着时间的改变被磨碎淘洗,融合重铸,一直到现在的习惯。仿佛每一年的生日若是少了那个充满活力的声音,便清冷的不像样子,失去了温暖的味道。

 

马上要进六月了,可眼前刚下飞机的这个人却还是穿着长袖的连帽外套。一副墨镜简直能遮住大半个脸,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仿佛在执行什么秘密的接头任务。盖到头的兜帽里又压了一顶鸭舌帽,可照样还是有几缕浅色的短发不听话地从缝隙里跑了出来。

 

形迹可疑的人跟着人流一起往前走,一边走一遍伸着脖子往来来往往的行人中瞧。墨镜遮着眼睛看不出来什么,不过这个人的嘴角已经开始微微下压,彰示着主人此时有些不快的心情。

 

正往前走着,突然被什么人拉住了手腕,大力一扯甚至让他整个人朝后转了半圈。条件反射性地挣开却因为人群的拥挤又被往前蹭了几步。赶快压低帽檐瞪大眼睛想要争辩的时候却突然有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woc!叶!!!”

 

看见那人比了一个收声的手势,也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公共场合,于是赶快反手紧紧抓住人手腕子,轻咳一声低头压了压帽檐低头跟了人淹没在人潮之中。

 

 

“哎呦老叶真是的,热死了热死了,明明不是节假日怎么人还是这么多,中国搞的计划生育到底有诶有用啊我的天啊,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么多人,你说政府是不是应该大力提倡同性婚姻以此来减少人口的增加啊……”

 

刚一上车,方才捂得严严实实形迹可疑的家伙就立刻扯下了帽子墨镜,三下五除二扒掉身上的外套撩起里面穿着的T恤下摆不停地扇风,完全一副老子要热死了谁再阻止我吹凉我就和他拼命的架势。

 

一边位置上的人见状示意司机稍微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并顺手把风速档位朝下拨了一下。一边靠着座椅把人脱下来的衣服放在一边,一边提醒着人小心感冒。

 

一上车就开始喋喋不休的那位总算被车里的空调吹的舒服一点了,这才安安分分坐好,掏出了手机取消飞行模式给自家队长发个平安到达的短信。

 

暮色四合,车子驶出机场,踏上被路灯围得像光带的高速。影子被路灯拉长缩短再拉长,飞奔向不远处华灯初上的城市。西边深青色的天空沾满红艳的火烧云,仿佛映红了半空中的月亮。

 

——叶修生命中的第二十七个生日,黄少天依旧陪在他身旁。

 

 

 

然而,领着剑圣大大回了兴欣的叶修一进门就被兴欣众人一个喷花暴击打出了僵直效果。

 

叶修随手呼啦了一把眼前还在飞舞的彩色亮晶晶的金粉碎片,抬眼看着离得最近举着喷花筒笑的一脸灿烂的包荣兴,语气里少见的有些无奈。

 

“你们……这是演的哪一出?”

 

叶修都这么惊诧就更别说他身后的黄少天了。花了几秒反应过来之后,黄少天立刻蹦到了叶修前面。

 

“我说包子,你们这是搞什么呢,我就过来看看又不是什么领导视察,弄得这么隆重干什么,你看看把老叶吓得……”

 

说着还回头伸手在叶修眼前面晃了晃,被人一把握在手里挣扎两下动不了了才算了事。

 

一边苏沐橙笑眯眯凑过来拉住叶修和黄少天,把人带着往屋子里走去。“还能干吗啊,当然是给叶修哥过生日啊!”

 

被按在了沙发上的黄少天黄少天睁大眼睛看向叶修,“哎哎哎老叶你不够意思啊这么大活动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哪儿啊,这是我们背着他弄的,就是想给他个惊喜哪里还能让他知道了。”陈果声音里带着笑意,端了菜上来。放下盘子之后还冲着叶修一指。

 

“这家伙可好,生日什么的也不说一声,总是找不到人影。想给他过生日都没处抓人去。”

 

叶修摸了摸鼻子抬起头冲着人笑了笑。

 

 

酒足饭饱,一群年轻人自然就开始玩了起来。

 

而说到聚会的游戏,KG【国王游戏】自然也是必不可缺的。那么,也自然就会有被国王抽中的倒霉蛋了。然而,今天的寿星叶修大大显然运气不太好。

 

抽中了国王的方锐嘿嘿一笑把国王牌丢在了桌面上,环视一圈之后,指定五号和七号穿了裙子跳舞。于是,五号的叶修和七号的黄少天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套上了女装。

 

女装对于他们的身架来说,毕竟还是太小了。叶修穿着蓝白的水手服,裙子还好,上衣简直就是紧紧贴在身上。身后的黄少天身上裹着黑白的职业套裙,穿着黑色丝袜脸色灰败拎着一双高跟鞋往外走。

 

不是他黄少天耍赖死活不穿鞋,而是这鞋太小,鞋跟太高。穿上根本就是只能站着没办法走路。

 

不过毕竟还是没有达到要求,黄少天被灌了三杯红酒以示惩罚。

 

音响里放出来贴面舞的慢四舞曲,两个人踩着节拍蹭在了一起,然后就再也分不开。叶修歪着头,脸颊抵着黄少天额头。感觉到自己锁骨处被对方温热湿润的呼吸扫来扫去简直酥麻到了尾椎。手指滑过人腰线,虚晃一揽住又放开。胸膛紧贴,腰胯相抵,亲密至极又缠绵悱恻。

 

黄少天半靠着叶修,身子和人挨得若即若离。身体好像无意间蹭到对方下身,又迅速离开,叶修努力深呼吸清理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可黄少天身上带点果酒的味道却一直不听话地直冲他大脑。细碎的发尖扫过皮肤,刺痒的感觉却好像是挠在叶修心里。

 

叶修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有点不对劲。思想也是,身体也是。好像再不停下来这场奇怪的舞蹈就会有什么难以控制。

 

音乐结束。



【肉走这边低调低调……】



余韵过后,黄少天回过神来看着一身狼藉哭笑不得,却也实在累惨了没力气收拾,草草擦了擦之后扯着被子缩成一团抱着叶修闭上眼睛。明明已经累得睁不开眼还是坚持在人耳边轻轻说了句“我爱你”才沉沉坠入梦乡。

 

叶修抱着怀里的一大团,眼底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嘴唇贴在人额头上,轻轻道了句晚安,满足地环着人睡了。

 

——我爱你,少天。

 

感谢你陪我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从过去到未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相亲相爱。

 

END.

=======================

迟到的生贺,叶修生快,荣耀不败。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的小伙伴。


感谢陪伴。


色差实在太大我真的尽力了【哭唧唧】

 

说好的花栗鼠好了我也不知道像不像啦_(:3」∠)_

 

字太丑请别在意【你】

 

后面的老叶变成了这个颜色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偷偷艾特一下  @一个脑洞 

 

【溜走】

 

【伞修】一梦清明

#全职高手#

#伞修#

其实这只是个DIY,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我这成这样了【扶额】

【微虐提示】

小学生文笔

——————————————————

     窗外天空阴沉沉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泥土味道。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仿佛听到了沙沙的雨声。想睁开眼,没拉好的窗帘投进一束明亮的天光,刺痛刚睡醒还朦胧着的眼睛。不知怎么回事突然不可抑制地想念阿修。微微张开嘴想轻轻呼唤人的名字,却不知是什么原因嗓子异常干涩,嘴唇开合半天才哑哑吐出两个字【阿……修……】仿佛多少年没说话了一样。不自觉又往被子里缩了缩,白色睡衣纯棉的料子摩擦着皮肤带来一阵奇怪的刺痛。两个人一起住的房间,两个人一起睡的床,两个人一起用的一切……空气里充斥着阿修的味道,仿佛火上浇油一般让思念爆炸。又想起那人刚睡醒时懒懒微哑的声音,睡觉时总是往自己怀里钻的习惯,还有每天睡醒时头总是枕在自己自己颈窝蹭来蹭去的小动作。下身欲望渐渐抬头,有些羞愤地闭了闭眼睛,暗暗唾弃自己光是想想还没看见人就能硬了。手却不听话地将睡裤向下扯了扯抚上下身的欲望,握住之后有些自暴自弃地上下撸动,拇指按压着顶端胡乱地揉搓着,心里想着喜欢的人情动时脸色潮红眯着眼睛看自己,想要却一言不发的样子。手掌的温度赶不上人体内的温热柔软,额头上渗出薄薄一层汗水。赌气一般加快手上的速度想赶快纾解却一直达不到目的。咬着下唇认命一样想象着人的样子,或哭或笑或喜或怒,不管是哪一种表情都令人挪不开视线。【阿修……阿修……】口中低低呼唤着人的名字,其间夹杂着浅浅的喘息,干哑的声音染上几分情欲的色彩。

     一直到手有些酸了才泄出白浊的液体,抽了几张纸草草清理了一下丢掉,随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坐起来蜷起双腿,抱膝埋头在两膝之间。

     肩膀微微耸动,仿佛被悲伤淹没而无声地抽泣,房间内一片仿佛只剩下苍白的颜色。

咔哒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有人叼着烟走了进来。愣愣地抬头看向房门的方向,才发现刚才一直想念的人就这么呆呆地站在这里。

     刷地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踢开被子直接蹦下了床。慢慢走过去,甚至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一直走到人面前,抬起双手把人轻轻环住。

     【阿修,我来看你啊……】

     话音刚落周围白光炸开,明亮得灼痛人双眼。整个人随着白光满满变成破碎的光斑消散在空气中,只留下一句轻轻的话

     【我好想你】

     天亮了,叶修突然从昨夜的梦中挣脱出来,满面泪痕坐起,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沉默半晌,低头打开手机看看时间。伸手盖住眼睛仰起头【原来是……清明节啊……】

     END.

【叶黄】是柯基还是少天[下]

#叶黄#小学生文笔,OOC可能有……接上文

所谓【睹物思人】指的就是叶修现在的状态。

一边盯着狗一边想着黄少天,结果很不幸的发觉怎么看怎么觉着狗和黄少天像。叶修最终无奈的摇摇头,难道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够使了……这么离谱的事儿也想的出来。

想了想,叶修伸手摸出被黄少天硬逼着买的手机拨出了被人三番五次喋喋不休勒令记住的号码。拨出界面上显示某人特地设置的【(°ー°〃)少天】叶修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

号码拨出了却没人接。叶修皱起眉头却忽然听见卧室里传来的铃声。循着声音找过去就发现黄少天的手机掉在床头柜和床之间的夹缝里。叶修默默捡起手机,沉默两秒,突然瞥见床脚随意堆着的几件衣服,正是他早上出门前看见黄少天穿的居家服。

叶修用一种非常微妙的眼神望向跟在他身后的柯基。

一人一狗沉默半晌,叶修突然蹲了下来,伸手抬起柯基的两个前爪,一脸无奈:“少天大大不是想养一只柯基嘛,怎么自己突然变成狗了呢,干嘛这么拼啊。”

柯基看了看他,汪了一声。

叶修和柯基对视两秒,最终叶修败下阵来。物种不同语言不通完全没办法交流。本来还想问问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狗,这下子完全无法相互理解了好吗!

抱着柯基坐到电脑前,叶修一手搂着柯基一手打开电脑。开机之后抬手揉了柯基脑袋一把。有点想笑,又有点惆怅。

打开电脑搜索【如何让人从狗变回人】结果却完全没有结果,甚至叶修去某社区上提问还打上了【急,在线等】的字样也完全没信。

这可怎么办好……

叶修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烟一根接一根抽起来不停。但怀里的柯基好像完全不着急,轻轻的哼唧几声然后把脑袋凑到叶修怀里蹭了蹭。

叶修看着怀里好像天塌下来也照吃照睡的柯基,突然间心情好像也不这么急躁了。

他扒拉扒拉柯基的耳朵,想了想,突然笑了。少天,黄少天……“叫你大黄好不好?”

柯基从他怀里抬起头,撇了他一眼,好像相当鄙视地没做任何反应又把头低了下去。

“不叫大黄……那就叫天天吧。”

柯基大爷这才貌似满意地冲他汪了一声,好像再说天天比大黄好一点大爷我就勉为其难地用了估计你这脑子也想不出更好的了。

确定了柯基的名字之后叶修也没再看电脑,而是把目光放在了窗外。脸上乍一看还是和平常一样的嘲讽表情,但眼睛里眉宇间仿佛又多了几丝无奈与心塞。

一转眼天已经黑了,叶修走进厨房准备晚餐。看着一直在他身边呆着甚至可以说形影不离的天天,叶修突然心思一动。

“来来来天天,给你吃点好的!”一边说着一边往下午天天喝过水的浅口碗里放了几块秋葵炒蛋。

天天瞥了一眼碗里的秋葵,抬头盯着叶修那张异常欠揍的脸,突然一爪子把碗扒拉到一边,冲着叶修“汪汪汪汪汪汪汪!!!”并且极其有骨气地扭头就走,丝毫不理身后一脸惊诧的叶修。

叶修看看仍旧被嫌弃的秋葵,眼中神色晦暗不明。

——无论怎样都依旧不肯吃秋葵啊……

算了算了~叶修十分大度【他自认为】地追过去用火腿哄狗了。

一人一狗就这么闹闹哄哄一直到吃完饭。洗完碗之后叶修抱着狗窝在沙发上装着看电视的样子,心里突然醒过味来了似的开始反复纠结——要不要去报警?报警了谁信啊?万一他们把少天带走作研究了怎么办?!我少天难道要这么死在手术台上吗?!不报警了?可是少天变不回人来了怎么办……

反复的脑内纠结一直到被钥匙开门的声音打断。叶修扭头,就看见黄少天拎着大包小包推门进来,然后立刻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靠着门一边甩手一边抱怨累死了累死了。

叶修愣了两秒,噌地一下站起来。“少天?!”

黄少天这才换了鞋,也不管用门口地上一堆东西直接朝叶修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抱怨起来。

“哎哎老叶,我靠简直日了狗了累死我,你看这么多东西都是我一个人弄回来的很厉害吧快夸唔——#*&+×[:]…~。%¥;$\……”

前一秒还在滔滔不绝的嘴在下一秒被瞬间扑上来的叶修堵住,只剩下唔唔唔的挣扎。叶修力度不小,扑上来就紧紧抱住不撒手了。嘴上的动作异常凶猛,恨不得直接把黄少天吃了。

黄少天开始还诧异今天叶修的奇怪,却突然从这个凶猛的亲吻中感到叶修心里浓浓的不安和惊喜。虽然奇怪,但是还是顺着叶修一点一点尽力安抚。

——老叶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不正常……

然后?然后就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第二天快到中午了黄少天才慢悠悠醒过来。随便一动就浑身疼的感觉让黄少天怒视叶修。还没开口叶修就凑过来问他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黄少天想了想我能干啥去,就说王杰希知道他俩想养柯基,正好王杰希朋友那里有一只没人领养,于是就抱过来给了黄少天。黄少天一看见狗顿时激动的啥都忘了连忙换了身衣服冲出去和王杰希一起挑了一下午宠物用品晚上才回来就被叶修啃了而且直接啃到床上去了……

叶修听完叹了口气,一松劲又趴到了黄少天身上,手臂逐渐收紧。估计是感受到叶修身上的疲惫气息,黄少天也没反抗,任由叶修抱得越来越紧,伸手在他背上蹭了蹭算是安抚。

“对了少天。”叶修突然一本正经地抬起头看着黄少天。“我给柯基起了个名字叫天天。”

“卧槽为什么要叫天天怎么不叫修修啊老叶你这么调皮你家里知道嘛不行不能叫天天要叫也得叫修修不同意我就%%¥$;\。×&+……”

客厅里,小柯基抬起头看了看吵个不停的卧室,又低头继续睡了。上午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撒在地板上,空气里充满了宁静的味道。

END.

【叶黄】是柯基还是少天[上]

#叶黄#双退役设定,逗比文_(:3」∠)_

一句【黄少天汪汪汪汪汪】引发的奇葩脑洞……

大冬天的,天阴成一片完整的灰色,外面还在飘散着雪花。叶修从车里一出来就被裹杂着雪花的冷风灌进脖子激了个透心凉,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加快脚步往楼道里冲。几十步的距离在风雪的威压之下突然变得尤其漫长。冲进楼道里,叶修用力跺了跺脚,伸手拍了拍身上半干不湿积攒的雪花,迈步向前走。

几年前他和黄少天已经都退役,这些日子以来到现在联盟里已经基本上是新一代小孩子们的天下了。退役之后,两个人看似莫名其妙却也名正言顺地住到了一起。他俩之间的事情在熟人眼里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两个人搬到一起的时候,包子还嬉皮笑脸的感叹说老大和狮子座这么多年总算修成正果,说的就好像他俩是费尽艰辛终于成仙的什么妖怪……

也是,几年前两个人已经低调却也高调地在一起了,虽然没跟人明说,但是一天天的互动还有一旦见了面的各种闪光弹,也让大家对他俩之间的关系各种了然。互相陪伴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到头了总算就名正言顺的搞在了一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坐着电梯上了楼,叶修依旧习惯性地敲门,等着黄少天颠吧颠吧跑过来给他开门,然后再一脸嫌弃指责他——老叶你丫明明带着钥匙还让我开门懒死你算了!知不知道生命在于运动?一直这么懒下去小心有一天突然懒死了BALABALA……

结果等了半天也没人给开门,叶修才有点惊奇地伸手掏出钥匙自己开门。黄少天这是睡着了?还是又出去玩了?

门打开了,叶修在门口的垫子上蹭了蹭,闪身进屋。刚换了鞋,一扭身就看见一只柯基冲着他汪汪汪。

这……叶修愣了愣。家里什么时候跑进来一只狗?!

倒是黄少天这段时间一直吵着要养一只柯基,每天早中晚都买他耳朵边上叨叨。甚至有一次晚上两个人滚床单的时候黄少天还断断续续地在念叨着养柯基的事,让叶修又气又笑,赶紧答应下来免得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惦记着这事。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两个人都没有抽出时间去宠物市场逛一逛。难道黄少天终于弄到了一只?可是他人呢?不是应该抱着狗不撒手吗?

满屋子乱找之后叶修终于确定黄少天不在家。看着地上冲着他笑的柯基,叶修突然愣了愣,为什么他会感觉这只柯基笑得这么像黄少天?!!

柯基冲他笑完之后,扭过身子摇摇尾巴,迈着四条小短腿颠颠的跑走了,留下叶修一个人在屋里愣神。

——真是魔怔了

叶修揉了揉脑袋,自己这是神经了吗才会把这只柯基和黄少天联系在一起。难不成黄少天跟自己在一起这么多年自己还没发现其实他是一只柯基精变的?

叶修突然被自己的脑洞逗乐了。

他走出房间,找了个浅口的碗倒了一碗水给柯基。那只黄白相间的柯基用闪亮亮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又笑了笑,才迈着小短腿跑过去喝水。

叶修摸了摸鼻子,突然想起黄少天高兴的时候望向他的闪亮亮的眼神还有小太阳一样的笑容。

趁着柯基喝水,叶修点了支烟在他旁边蹲了下来开始打量这只突然出现的柯基。

柯基长得挺漂亮,光看脸就感觉挺聪明,还会笑,看着就挺让人舒心。身长腿短,跑起来四条小短腿会不停地扒拉。耳朵尖尖,给人感觉挺机灵。还有那条小短尾巴,根本就是用来卖萌的吧!

叶修缓缓用手捂住脸,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定是,魔怔了!

TBC.

叶黄……圣诞贺图,对话有可能看不清,大概是这样:
黄:老叶老叶!!!
黄:叶不修叶不修……
黄:老叶看那里那里!!
黄:喂喂好厉害~~~
黄:下雪啦老叶~~~
黄:诶那边是啥……
叶:哎呦别掐我脸,少天大大你好烦啊→_→
总之没勾线没上色草图,就是这么任性~~~哼哼哼~~~圣诞老人骑麋鹿什么的嘛→w→我才没有什么黄暴的寓意呢!!